来自 心境 2019-08-22 16:59 的文章

媒体关注我校少年班培养模式


编者按:西安晚报深度报道栏目12月24日和27日刊登了本报记者张潇采写、摄影记者王燕配图的文章“质疑声中走来的少年班(上)、(下)”,报道我校少年班办学模式,凤凰网、新民网等网站转发。现全文刊登,以飨读者。

质疑声中走来的“少年班”(上)


在西安交大校园里,“少年班”的同学们一路走来谈笑风生


闲暇之余,姚依晨总爱弹起她心爱的吉他,室友是她忠实的听众

核心提示

历史造就了这样一个现实。上世纪80年代初,全国有13所高校竞相开办了“少年班”。如今,“少年班”那“神童”的光环已逐渐消退,全国仅剩下西安交通大学(以下简称西安交大)和中国科技大学两所学校在继续开办。“少年班”35年的历程不乏曲折和风雨——

35年过去了,曾经红极一时的“少年班”如今只有两家。

1985年,西安交大在全国范围内选拔年龄小于15周岁、智力超常、身心健康、具有发展潜质的少年大学生进入“少年班”,因材施教。与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有所不同,西安交大招生对象为15周岁以下的应届初中毕业生,采取“大学预科——本科——硕士——博士”贯通式培养模式。而中国科技大学主要从高中生中选拔。

有份资料耐人寻味:中华民族与犹太民族都重视教育,然而占世界人口比例不到0.3%的犹太人,自1901年到2010年就有167人获得诺贝尔奖,占到了这一阶段全部722名获奖者的22%。

中国大学里“少年班”的创办应该算作是对教育制度和人才培养模式的新探索。

曹冲如何在沙漠里称象

入学考试注重创造性,强调数学基础培养,都是借鉴西安交大杰出校友、科学家钱学森的培养经历,用“少年班”现任班主任吴裕远教授的话来说:“解决别人不能解决的问题,培养世界级的人才,大师级的人才。”

学生来自全国各地,入学笔试内容包括一部分奥赛题和初中压轴题。预科二年级的周熠来自蚌埠,是当地第一个考到“少年班”的学生。对于考上“少年班”,周熠的感触是“比较光荣”,同时也觉得“数学比较难”。面试的题目主要考察百科知识、创新能力和团队精神。有道题目他至今印象深刻:曹冲如何在沙漠里称象?这类似脑筋急转弯的题目要求给出尽量多的答案。“我记得自己给的一个办法是利用压强的知识,看沙子下陷了多少。”2010年的探究题给出道具:一把剪刀,一卷胶带,一张A4纸。要求有的考生做水中城的模型,有的做能立起来的越高越好的柱状体。面试包括单独面试和集体面试,不仅考察考生思维是否敏捷,还会有心理学专家来观察学生心理方面是否存在问题。

预科两年,第一年,学生自主选择苏州中学或是西安交大附中,后两年在交大本部,第三年进入大学本科一年级。学生们的专业选择范围和综合排名挂钩,不仅仅是成绩和大学的排名一样,德育成绩、集体活动参与也包含在内。成绩并不公开,但学生们的竞争范围更大了。在后续的专业选择上,由于西安交大历来工科为学科强项,大约有五分之三到五分之四的同学后续专业会选择工科,教学注重理科基础培养,但并不因此限制学生对于文科的兴趣。

优中选优,能够通过这样灵活多变的题目过关斩将并不容易。西安交大招办主任郑庆华说:竞争相当激烈。

不参加高考带来了什么

进入“少年班”的考试一考免三考,即免去了中考、高考、研究生考试。没有了高考压力,学生们的第一年只用学“纯粹的知识”,避免了普通高中一年半的复习和训练考试技巧。吴裕远认为,对于这些富有创新能力、智力超常的孩子,考试技巧的训练并不重要,最大的好处是同样的时间能学得更多,高考的技巧没有多大作用。“少年班”教学方式灵活,课余时间多,可以研究自己更感兴趣的东西,并不是没有考试,但并不注重考察解题模式。姚依晨的感觉是“只考察核心知识的掌握”,她说自己读高二的同学常抱怨“一门课10张卷子”,“少年班”作业并不多,课程也没有高中紧张。

考上“少年班”,学生和家长几乎都会存在一个两难选择:上“少年班”就读西安交大,还是继续上普通高中争取考上国内目前最好的清华、北大或是国外的名校?周熠说:“得知成绩的两周,我都在和父母辩论这个问题,最后选择‘少年班’获得认同。”他列出“少年班”一系列优点,最大的好处是宽松的氛围,高考对我也没什么压力,我对用套路去做题不感兴趣,考试技巧虽然有益无害,但不想花这么多时间准备。“现在我就可以自己看感兴趣的书,比如《时间简史》和《果壳里的宇宙》。”

姚依晨的父亲姚文涛在洛阳一家研究所工作,当年专门做过计算:河南全省前500名才有可能进入更好的大学,学生必须有天分也要很刻苦,并且心理承受能力要好,最后的高考不能出问题。“竞争实在太残酷,参加高考当然也培养孩子其他方面的素质,但我担心这会磨灭女儿想象力丰富的天性。”姚依晨后来去了苏州中学,江南不同的教学风格和后期的大学环境让姚文涛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并非每个考上的孩子都会选择来西安交大,和周熠当年一起考上的10个孩子中,3个孩子做了不同的选择。

“少年班”的班主任是同为67岁的吴裕远和陈流芳教授伉俪,对于少年班教育,吴裕远夫妇深有体会:自己的两个儿子当年就是十五六岁的年纪,经过高考考上西安交大,比现在17岁的“少年班”大一孩子还要小,他说:“这样才镇得住他们。”
吴裕远主要进行学术引导和学习方法引导,陈流芳负责培养学生学习、生活习惯。陈流芳认为:虽然要求学生兴趣广泛,但还是需要一定的规范。要求是每天7时30分必须到教室,每晚必须自习两小时,“我们每天检查,用言传身教来培养大家勤奋读书的习惯”。

是催熟还是刚刚好的成熟

有人认为,让十几岁的孩子过早进入大学是“不人道”的。吴裕远老师并不认同:“我常拿自己孩子的例子来告诉学生,你们不小了,不要当自己是小孩子。”

张经典,今年17岁,大一。他说,第一年课程比较轻松,还曾去蓝田支教,虽然没了高考压力,但并不轻松:怎么确定下一步目标?“刚来半年很茫然,必须开始找新的目标。”他看了一系列有关人生导向的书籍,如《杰出青少年的七个好习惯》《假如给我三天光明》,选专业时,身处大学的资源优势获得最大程度的体现,可以和各个专业老师面对面交流,了解行业动态。“前两年的调整期是很必要的,比起同年龄的美国孩子我也并不更加成熟。”现在,他给自己制定了长达两万多字的后续发展计划,从辅修日语到专业准备,每个学年都有阶段性的目标,将来“出国或是自主创业吧”。

他的父亲张军对此较为满意:孩子努力就好,目前他的独立、自理能力都让人比较放心。

王炳宇出身军人世家,来自湖南长沙,说话语态有几分单田芳的神韵,偶然的机会他了解了西安交大“少年班”,14岁考入。“开放的氛围是最吸引我的,有和其他国家同学交流的机会。”谈到自己的生物老师,他即兴来了一段打油诗:“讲课最不赖,只是有点怪。一台显微镜,说它有生命。”他推崇解放军献身使命、无怨无悔的品格,这一点吴裕远老师觉得难能可贵,王炳宇的目标是进入钱学森实验班。西安交大宣传部谢霞宇老师解释说,这是工科同学的理想,“少年班”的前几名同学才有机会考入,目的是培养学科基础扎实、知识面宽、创新能力强的拔尖人才。

周熠,2009年2月底参加入学考试,选择去苏州中学学习。他很快制定了计划,未来三五年之内要培养自己的组织能力、独立思考能力和团队意识。

除了学业优异,这些孩子也多才多艺,姚依晨吉他弹得很好。古筝、琵琶、乒乓球……很多同学都有体育、音乐等特长,还有孩子钢琴10级优秀。张经典回忆第一年参加附中运动会:“别人都觉得‘少年班’可能只会学习,但我们拿了第二名。”

不是每个来这里的孩子都表现出色,每一届总有两三个孩子显得有点吃力,沉迷上网的事情也发生过。大概是招生中“漏网”了,初中的成绩是小聪明,学习显得后劲不足。他们有可能面临淘汰:综合排名不好预科会留级,进入本科后西安交大规定单门课程不及格补考不通过的就失去读研资格,西安交大每年的普通本科本来就有6%~8%的学生不能毕业。



质疑声中走来的“少年班”(下)

少年班同学王炳宇(前排左)、姚依晨(前排右)在教室里上自习


核心提示

“少年班”超常孩子的成长与培养曾备受媒体关注,教育部门和公众给予他们较高期待。与此同时,“神童”们的发展引发种种猜疑,有人担心过早进入大学会给他们带来社交缺陷等弊端。纷扰的讨论声中,西安交通大学“少年班”的情况让人感到欣慰——

中科大“少年班”当年的“第一神童”宁铂的发展不尽如人意,在社交、人际交往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对其以后的“消极”影响很难消除。“神童”们社交能力较差成为很多人的担心,但记者经过和他们面对面的交流与深入采访,感受截然相反。

独立生活

同学相处都不错

“少年班”有内部交流刊物《心桥园地》,记录着同学们的感受与感想。在2010年10月15日的刊物上,主题是学习科学家郭永怀的感悟。预科二年级的岑姿谕写了工整的五言诗,还有两名同学用古文来表达,其中一位是周熠,结尾是:呜呼,天地无情,折我华夏之梁柱。吾辈虽无经天纬地之才,亦必效先生之法,学竟报国,行忠国之思,为报效之举。此方不负先生矣!熟练的古文底子,他觉得“没什么特别,同学们的综合素质都不错,很多人文笔晓畅”。

在西安交大,他们住在6人间的大学宿舍,和普通的大学生并无不同。刘玉琪来自石家庄,“能照顾好自己,自理能力比较强,家长也没有过于担心。”有专门的生活老师管生活学习,“同宿舍6个女孩都适应得很快,除了想家也没有什么问题。”经过短暂的磨合,和同学相处都不错。张经典也认为和同学相处愉快,“都是一群很有想法的人,大家玩得很好。同学都很优秀,思想认识较为成熟,有位同学自制力特别好,目标明确,相互之间有着良好的影响”。

早早离家,姚依晨并没有不适应,“除了刚开始特别想家,现在早已经习惯生活独立了。”她的父亲姚文涛对于女儿目前的状态表示基本符合预期,作为家长对于开放的大学校园,还是担心安全问题,“我经常提醒孩子自我防范,但培养孩子尽早独立肯定是条正确的路。”周熠也认为独立生活“能够让我们更加成熟”。

“少年班”有自己的自律公约:20条中有4条关于团结友爱和互帮互助,18条明确要求“要与同学建立良好关系和深厚友谊。”吴裕远老师专门谈到社交缺陷如何避免,首先是注重人际交往和价值取向的培养,“以钱学森学长为榜样来生动地教育学生”;其次是培养团队精神,“很多孩子一开始喜欢独来独往,我们采取各种活动来培养大家的合作意识”。

光环褪去

不受关注更幸福

上世纪80年代,经过媒体报道,中科大“少年班”名噪一时。在当时一本名为《神童的故事》的畅销书中,“干政切瓜”仿佛神话:“少年班”的招生老师提问干政,对一只西瓜横竖各切多少刀,会留下多少块西瓜?数字不断上升,12岁的干政始终对答如流,直到招生老师直呼天才。

有一篇报道写道,宁铂曾私下回忆说,自己当时的痛苦主要还是来自于舆论的过分渲染。

多年以后,每当谈及“少年班”,中科大校方必定提起张亚勤(1966年出生于山西太原,12岁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23岁获得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电气工程博士学位,是数字影像和视频技术方面的世界级专家),以证明“少年班”教育的成功。“少年班”同学彭兴认为,他的成就恰恰得益于当年的默默无闻。

如今,“少年班”的宣传力度和方式早已不同,“西交大少年班没有大红大紫,这没什么,对于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太曝光并不是好事。”吴裕远如是说。

88级的交大“少年班”学生阎峰,现在在上海开公司已经12年,忆及当年,他认为除了学习之外,其他方面的培养总体感觉还是比较欠缺,主要和上世纪80年代总体的教育环境有关。注重培养工程技术人才,理想、性格追求方面的引导比较缺乏,怎么样对待自己和周围的问题没有受到重视,而“少年班”年龄小,问题就显得有些突出。“优越感强,就会影响到与别人的相处,会把自己和别人割裂开来,”当年的同学的确特别聪明,各方面很出色,但在与人的顺利交往上,有同学好多年都难以调整过来。“很多普通大学生就业后也是和单位同事间经历较长的磨合期,是一个时代的通病”。

当年宁铂的梦想之一就是做个“普通人”。如今,新一代的西交大“少年班”孩子实现了宁铂的这一梦想。

问到自己是神童吗?姚依晨笑了:“怎么可能呢?不过是勤奋一点而已。”周熠列举了三点来说明自己为何没有特别的优越感,首先是环境,来到“少年班”,大家都很出色,没觉得自己有多么特别;其次是目前社会本身崇尚真才实学,学历并不显得很重要,第三是“我们接触的同学都要比自己多几年阅历,并没有优越的资本”,在校园生活中,并没有其他同学特别赞赏和关注是大家普遍的感受。

阎峰感叹时代变迁,他认为原因是当前社会对于成功和幸福的取向的多元化,“不像上世纪80年代,大家特别推崇大学学历”,关注度的降低或许和人数的增多有关,88届“少年班”21人3个老师重点培养。如今最新的一届已经超过90人,两个班主任管理也井然有序。

培养方式

摸着石头过河

全国“少年班”的衰落有多方面的原因,比如招生有困难,对超常儿童的鉴定方式还有待完善,师资力量、管理跟不上等。

少年班的师资力量选择方式是在各个专业选择优秀老师,人文学院的李红老师担任过少年班的语文老师,教学方式独到,“最后的考试是大家集体演出一场剧目,从剧本、服装等都要学生自己参与”。学生们对于这些老师的印象都比较深刻。

张经典提到语文老师从来不用教材,注重运用和创作能力的培养。不再是分析段落大意去应试,而是真正的理解文章,“比如他叫我们怎么写诗,怎么进行文学创作。”数学老师教我们如何从哲学角度看数学,怎么认识数学,每个定理,从源头讲推论的过程,“不只是让我们怎么样应用。”

对姚依晨影响最大的是化学老师,“涉及的范围广,经常发补充资料鼓励我们自己更深地去研究。”

周熠在苏州中学时的数学老师樊亚东是苏教版数学教材编写人之一,教学视点比较前沿,“常和国外不同地区的教材拉通比较,大大地开阔了我们的视野。”

邱捷是教务处主任,她说目前“少年班”正在做教学改革,目的是便于中学课程和大学课程更好地衔接,防止重复交叉,高中本科教育能够更好地优化,避免课程的衔接障碍,提到为何和苏州中学合作时,她说:竞争机制的引入可以更好地和南方优秀的学生交流,两个学校之间的相互竞争也有利于更好地发展,目前,“少年班”正在编写新教材,“中学老师和大学老师一起重新编写新教材,减少当中不必要的重复环节,“少年班课改相对比较容易,毕竟人数少”,邱老师也承认由于并没有可以参考的教育方法,在这方面多是“摸着石头过河”。

“少年班”毕业后,阎峰选择了自主创业。他承认自己当时对于工科专业并不太喜欢,高一想上文科,但迫于社会环境没有去,也有个同学对于艺术、哲学方面很有感悟,后来重新选择,去了国外发展。二次选择后阎峰做了外贸,给校友做过创业的讲座,2008年有一次入校20年聚会,当年同班的21人大家基本发展不错。“少年班”同学整体比较单纯,对于金钱的欲望不强烈,追求名利心比较淡,相较于同龄人显得更加简单、平和、淳朴。



编辑:吉康敏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